(歡迎您)註銷

國家發展改革委相關負責人詳細解讀“十四五”規劃綱要草案 就業收入教育醫療養老育幼…… 20個主要指標 7個是民生福祉類

發佈時間:2021-03-09
字號: [小] [大] 【轉運四方】
分享到:

未來5年,你的生活會發生什麼變化?8日上午,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佈會。國家發展改革委相關負責人詳細解讀“十四五”規劃綱要草案並答記者問。

此次綱要草案20個主要指標中有7個是民生福祉類,佔比超過三分之一,是歷次五年規劃中最高的。這些指標覆蓋了就業、收入、教育、醫療、養老等領域。

落户限制

降低落户門檻,實現“願落盡落”

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介紹,“十四五”時期,我國城鎮化率處在60%-70%之間。

一方面繼續降低落户門檻,實現“願落盡落”。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,試行以經常居住地登記户口制度,推動穩定就業居住的農業轉移人口有序落户。

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,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,確保外地與本地的農業轉移人口進城落户標準一視同仁。

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I型大城市,落户條件要全面放寬。

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,要完善積分落户政策,精簡積分項目,確保社會保險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佔主要比例,鼓勵有條件的城市取消年度落户名額限制。

另一方面推動常住人口均等享有城鎮基本公共服務,實現“一視同仁、應有盡有”。

就業和收入

提高低收入羣體收入,擴大中等收入羣體

擴大就業容量,完善高校畢業生、農民工、退役軍人等重點羣體就業支持體系,幫扶殘疾人、零就業家庭成員等困難人員就業,城鎮調查失業率控制在5.5%以內。

健全終身技能培訓制度,持續大規模開展職業技能培訓。

着力提高低收入羣體收入,擴大中等收入羣體。

教育

新建改擴建2萬所幼兒園

持續改善教育基礎薄弱縣、人口流入地和農村地區辦學條件,新建改擴建中小學校4000所以上,促進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和城鄉一體化。

加快補齊學前教育短板,新建改擴建2萬所幼兒園,增加普惠性幼兒園學位400萬個以上,學前教育毛入園率提高到90%以上。

鞏固提升高中階段教育普及水平,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提高到92%以上。建設一批高水平職業技術院校、實訓基地和專業。

分類建設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,支持100所中西部本科高校建設,高等教育毛入學率提高到60%

醫療

每千人擁有執業醫師數提高到3.2

完善公立醫療機構為主體的醫療服務體系,提升以縣級醫院為重點的基層醫療服務能力。

提升醫護人員培養質量與規模,每千人口擁有執業(助理)醫師數提高到3.2人、註冊護士數提高到3.8人。

健全全民醫保制度,健全重大疾病醫療保險和救助制度,落實異地就醫結算,積極推進藥品和耗材集中帶量採購使用改革。

社會保障

逐步提高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標準

我國已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社會保障體系,“十四五”要在此基礎上,進一步健全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。

基本養老保險參保率提高到95%,實現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。

推進失業和工傷保險省級統籌,放寬靈活就業人員參保條件,實現社會保險法定人羣全覆蓋,做到“應保盡保”。

逐步提高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標準,推進社保轉移接續。同時,強化對困難人羣的社會救助和兜底保障,促進慈善事業發展。

養老育幼

完善“一老一小”服務體系

完善“一老一小”服務體系。構建居家社區機構相協調、醫養康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,完善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網絡,推進公共設施適老化改造,多措並舉擴大養老機構牀位供給,提升服務能力和水平,護理型牀位佔比提高到55%

發展普惠托育服務體系,將每千人口擁有3歲以下嬰幼兒託位數由目前的1.8個提高到4.5個,支持企事業單位和社會組織等社會力量提供普惠托育服務。

共同富裕

全民共富、全面富裕、共建共富、逐步共富

綱要草案提出“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邁出堅實步伐”的目標和“更加積極有為地促進共同富裕”的要求。該如何理解“共同富裕”?胡祖才表示,至少要從四方面來進行整體把握:

第一,共同富裕是“全民共富”,不是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區的富裕,是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,是全體人民共享發展成果,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。

第二,共同富裕是“全面富裕”,既包括物質上的富裕,也包括精神上的富裕,還包括環境的宜居宜業,社會的和諧和睦,公共服務的普及普惠。總之,是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文明進步。

第三,共同富裕是“共建共富”,實現共同富裕需要全體人民辛勤勞動和相互幫助,人人蔘與,人人盡力,人人享有,共建美好家園,共享美好生活。

第四,共同富裕是“逐步共富”,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一項長期艱鉅的任務,是一個逐步推進的過程,既要遵循規律、積極有為,又不能脱離實際,要腳踏實地、久久為功,在實現現代化過程中不斷地、逐步地解決這個問題。

GDP

首次不設GDP具體量化目標

不設GDP具體量化目標。胡祖才介紹,綱要草案將GDP作為主要指標予以保留,同時將指標值設定為年均增長“保持在合理區間、各年度視情提出”,這種表述方式在五年規劃史上還是首次,實際上是以定性表述為主,隱含定量表述。

他分析,這並不意味着不要GDP增速。綱要草案當中其他主要指標,比如失業率、能耗強度、碳排放強度等,和GDP是相關聯的,這些指標給出了具體數字,隱含了我們要努力使經濟增速與潛在經濟增長率保持一致。

“我們通過多方面銜接測算,GDP增速保持在一定速度是有把握的。”胡祖才説,考慮到這五年內外部環境仍有較大不確定性,不設定一個具體的量化增速目標,有利於更積極、主動、從容地應對各類風險挑戰,增強發展的靈活性,為應對不確定性留有空間,也有利於引導各方面把工作重點放在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上。